烦扰我浅梦乍醒

君终踏归途1

  一个君吾死后穿魔道重新开始好好生活顺便谈个恋爱的故事。
  原女文,女主私设羡羡的妹妹。
  私设众多。
  不喜勿喷啊
  这里咸鱼一条,第一次写长篇,可能坑。
 
  君吾醒来的时候,一睁眼就看见了漫天飞舞的桃花花瓣。
  这里,是哪儿?刚才不是已经被仙乐杀死了吗?怎么还没死?四处望望,这里似乎有点像仙乐说的桃源啊,想起桃源这个词,君吾自嘲地笑了笑,撑起身体站了起来。
  不远处有一条小溪,君吾慢慢地走了过去,水中倒映出来的不是那位镇山镇海为世人所称赞的神武大帝,而是千年前那位天之骄子乌庸国的太子殿下。君吾愣愣地看着水中的倒影,他已经不记得那位乌庸太子“死去”多少年了。
  “乌庸。”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  听到这个声音,君吾浑身一颤,心也如坠冰窟,良久,他低低的开口:“帝君……”不敢回头看来人。
  来人却笑了出来,走到君吾面前,道:“乌庸,别来无恙啊,怎么回事,现在怎么都不敢看我了?”君吾转过身身去,仍然不敢回头。来人收了笑容,道:“好了,乌庸,我知道,人这一生啊,要为自己而活,记性别那么好嘛,所以,乌庸,天道让我救了你,你就重新开始,为自己活一场吧。”话音刚落,君吾眼前一黑,失去了知觉。

 
  为……自己而活吗?
 

  云梦,无望山。
  魏无殊正大汗淋漓地与一只品阶极高的妖兽缠斗,妖兽已经奄奄一息,魏无殊挥出一鞭,准备了结了这只作恶多端的妖兽。忽然,从天上掉下来一个白色的身影,眼看白夜就要给那人狠狠一击,魏无殊连忙收回白夜,飞快转了一个方向再次出击,妖兽毙命。魏无殊长吁了一口气,转身往下山的方向走去。
  等等,好像忘了什么。
  魏无殊又转过身,走到那个身着白衣的人身边,戳了戳他,没有反应,再摇一摇,仍然没有反应,探了探鼻息,还好还活着。魏无殊叹了一口气,背起白衣人,御着念君回了莲花坞。
 

此时已是子时。魏无殊一进门就看见了江澄铁青的脸。
  “怎么现在才回来?你又跑到哪里去作妖了?”江澄冷冷地说,看见了魏无殊背上的人,又道:“这是谁?”魏无殊笑嘻嘻地道:“江澄师兄,我只是去除害而已啦,你不用担心的,这个人是我在斗妖兽的时候从天上掉下来的,哎呀,重死了,来来来,师兄,快帮我背他去客房吧!”江澄应声接过人,又回头道:“以后不要这么晚才回来!你最好不要出事!”“噗哈哈,知道啦师兄,我回房睡觉啦。”魏无殊心中一暖,心道师兄就是刀子嘴豆腐心,哼着小曲转身向自己房间走去。

  啊……从天上掉下来,真有趣。
 
 

想写被打败的君吾穿越到魔道里面重新开始好好生活顺便谈个恋爱,有没有人看啊……
天官里最心疼的就是乌庸太子了……呜呜呜呜,想给他一个好结局。
对了,本文是原女,女主是羡羡的妹妹,时间线定在魔道完结之后,我还想要双杰和好,还有好多好多遗憾大概会补上,嗯……我是第一次写文,脑洞大开文笔不好,可能坑hhh
先问问有人看吗?

一个段子而已,薛箐向

薛箐
私设宋道长没出现。
一点点真箐(那cp是这样叫的吧……?)
一大早晓星尘就出去买菜了,留薛洋和阿箐两个人在屋里待着。
整天互怼的两个人当然不会平安无事的待一早上。
当阿箐拿出晓星尘昨天给她的糖时,薛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走了糖。
阿箐立刻就炸毛了,“坏东西!把我的糖还给我!趁道长不在抢我的糖,你要不要脸啊!”
薛洋似乎很享受看阿箐炸毛的样子,笑了笑,说:“小瞎子,瞧你这泼妇样,你再这样下去,就嫁不出去了!”
阿箐自然是气极了,拿起竹竿循着薛洋的声音捅过去。
“老娘嫁不嫁得出去要你管!”
阿箐到底还是嫁了出去,对方是一位世家的公子,名叫欧阳子真,听说第一次见到阿箐就喜欢上她了,晓星尘见这位公子人很好,长得也不错,问了问阿箐,阿箐也挺喜欢这位公子,这桩婚事也就成了。
成亲那日,晓星尘和薛洋把阿箐打扮得十分漂亮,绝不逊色于那些世家小姐。
阿箐临走时,薛洋表示以后再也没人跟他抢糖了,自然是收到了阿箐一个白眼。
第二天,薛洋起床时晓星尘已经出去买菜去了。
和那天一样啊。
薛洋想着,下意识叫了声小瞎子,却发现没有人应答。
“我忘了,你已经嫁出去了,嘁,真嫁出去了……”

还是段子

曦瑶
蓝曦臣又去了观音庙,脸上谦谦君子的标准微笑已经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浓浓的悲伤。
裂冰声起,蓝曦臣缓慢地闭上了眼睛,脑海中全是那位敛芳尊,只属于他的阿瑶。
“二哥……”似乎是阿瑶的声音。
蓝曦臣惊喜地睁开眼,日夜思念的人正站在他面前,一如既往地嘴角噙笑。
蓝曦臣伸出手,轻轻地抚摸着金光瑶的脸,“阿瑶,二哥信你,你能原谅二哥吗?”
“当然,二哥没有做错。”金光瑶的笑意更深了。
蓝曦臣笑了笑,伸出手想抱住他,但他却在一瞬间消失了。
蓝曦臣呆住了,回过神来便四处寻找。
“阿瑶!阿瑶!”微微颤抖的声音。
“阿瑶!”蓝曦臣从寒室的床上惊醒。
原来……只是一个梦啊……也是,金光瑶怎么会原谅他呢?
蓝曦臣穿好衣服,取下挂在墙上的裂冰。
一曲问灵声又起。
小可爱们可以提梗给我啊啊啊,没脑洞了……

大概就是三个段子,曦澄,聂瑶,晓薛晓

曦澄
打电话梗
喂,是蓝曦臣吗?你怎么还不来接老子回家!蓝忘机都已经把魏无羡接回家了!那对死给还在大庭广众之下接吻!老子的眼睛都要被他们秀瞎了!最重要的是旁边还有人说月落忘羡秀上天,江澄与狗对愁眠!!!蓝曦臣!他们骂你是狗啊!你怎么还不来!
聂瑶
聂明玦,你看,你死了之后,聂家是日渐衰落,而我,你口中般娼妓之子,却是风光无限的敛芳尊,再也没人敢瞧不起我了,金家在我手上蒸蒸日上,现在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你管不到我了…再也管不到了…
薛晓薛
我是一只鬼,死了太久了,生前的事已经一点也不记得了,但是,似乎在内心深处还有一丝执念,所以我没有去投胎。在人间转转,偶尔吓吓人也好。
我有一个奇怪的习惯,就是每年都会去一次义城。我忘了这个习惯的意义,但心底里的执念促使我坚持下去,真是麻烦啊,我明明不像是会坚持的人。
今年的义城还是和往年一样热闹,街上小贩的吆喝声吵死人了,哦不,应该是吵死鬼了。
我生前很喜欢吃糖,死了之后吃不了糖了,但我还是很怀念糖的味道,看到街上有糖贩子,我就想去抢糖,不过,我不能抢,否则他会生气的……诶,他是谁啊……
我在义城待的第三天,城里来了两位道长。好像挺受欢迎的,城里的人都叫他们什么“明月清风晓星尘,傲雪凌霜宋子琛。”有点奇怪的是我好像在哪里听过这句话,而且感觉心里一阵阵难过。
晓星尘……这个名字,真的好熟悉……
第二天晚上,我见到了他们两个。
黑衣道长对白衣道长道:“星尘,薛洋的魂魄肯定已经投胎去了,你这么做又是何苦呢?”“无妨。”白衣道长轻轻地说。
薛洋,我记得这是我生前的名字……生前的一切在这一刻全部想了起来。晓星尘,我终于等到你回来了……
你,原谅我了吗?
心中的执念消失,我的魂魄也开始消散。
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冲过去抱住了他。
在我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
,我听见他好像唤了一声“阿洋”。
真希望能一如当年,他是盲眼道人,我是无名少年郎。
真希望他还能笑着说出那一句。
你一开口我就笑,我一笑,剑就不稳了。

听春夜旧城的一个脑洞而已

第一次写文。第一次发文。
请多指教。
树阴遍地,鸟鸣清脆,顶部有一点点炊烟升起,微微一丝清香环绕。
现在在温宁面前的就是这样一座山。
温宁感到有些奇怪,自己并未到过这座山。
不过,既然到了这座山前,就进去看看吧。
山的香气沁人心脾,在温宁闻来有一丝熟悉的味道。是什么?过了太久了,那人的身影已经开始模糊了。
不知不觉间已走到了山顶,香味已经比较浓了,就是眼前的花散发出来的,温宁觉得眼前的景色有些模糊,他伸出手想摘一朵花。
“阿宁,我曾经和你说过,春枝勿折。

花丛中走出来的人眉眼如初。
“姐——”温宁想哭,但他发现自己并不能流出眼泪。
梦醒了。
温情医者,
善而为所谓正道挫骨扬灰。
今其弟宁梦之,
再会惟梦矣。
长叹一声罢。
何人犹记当年温情。